電子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熱線電話: 13598163698 13253592070

体彩十一运夺金11选5:新聞中心

熱銷產品

浸潤粉(蘸粉)

十一运夺金任五走势图 www.dmmdv.com KDS彩色延長膠系列 / FROM COLOR TO EX…

水晶粉彩粉

KDS彩色延長膠系列 / FROM COLOR TO EX…

水晶甲液

快、中干甲液:紫色透明液體,干燥速度…

卸甲液

KDS彩色延長膠系列 / FROM COLOR TO EX…

健康裸色膠

健康膠系列 / HEALTHY GLUE SERIES用于…

聯系我們

電話:13598163698 13253592070

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:河南省洛陽市 西工區紅山鄉

顏值一般、學歷不高 女人扎堆的行業里他賺了大錢

如果你身在杭州,且用過一款現在熱度很高的上門美甲APP,可能會發現,接單量排在第二位的是一位名叫“浩大大”的明星美甲師,而且全杭州僅此一位。

  如果你再仔細看看,會不會也驚訝一下,這個都是女性的行業里,冒尖的居然是個男人,而且是個顏值不太高的男人。

  “顏值不高,才說明我真是靠好手藝吃飯的!”在工作過程中幾乎不會摘下口罩的浩大大這樣開著玩笑。

  其實,在這個稿子里,記者不想說,這個男人的手藝到底有多好,而是想探究一下,這個幾乎全女性的行業里,一個男人怎么殺出重圍,站在領頭羊的位置上。

  機緣巧合入行做美甲,也曾經因工資低看不到希望

  這個1988年出生,做美甲的小伙子,真名叫做馬浩云,和馬云只差一個字。其實,和很多美容美發行業的男士一樣,他自己就很會打扮,染成金色的頭發,還有很時尚的收腰T恤。

  不過他工作的時候,是看不到真容的,他戴著大大的口罩。“遇到喜歡說話的顧客,也愿意多聊幾句;如果對方不說話,我也不說的。”年紀不大,可是“江湖”經驗老道,說起待客之道,他也是積累了不少經驗。

  而說起怎么會開始做美甲,他自己也覺得全是機緣巧合。

  2007年時,他從貴陽到寧波打工,因為年齡問題,工廠不要他。

  “有一天我去了一個做美甲的朋友的店里玩。”馬浩云說,“我看他們在指甲上畫畫,覺得挺好玩的,就自己拿筆嘗試畫。沒想到大家都說我畫得蠻好,看來也算有點天分,就開始學。”在這家店里,他一做就是三年,“開始時候工資只有1100元左右,只能靠自學。”

  馬浩云想想過去,覺得自己熬資歷熬得也很不容易:“那時候光療甲算是最先進的美甲技術??墑僑パ骯飭萍椎目緯嘆鴕那?,不吃不喝也要幾個月的工資,哪里舍得?好點的美甲工具要上千塊錢,覺得根本高不可攀。”他坦言,那時候他也有看不到希望的感覺。

  從月薪1000元做到兩三萬,他成了明星美甲師

  “我的優點在于,做任何事情都很執著。”雖然工資低,但是在入行之初,馬浩云就咬咬牙買下了價值七八百元一把的國產美甲工具筆,一直妥善保管、使用到今天,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老話還是很有道理的。”

  在當初的那家美甲店里,他和那個朋友每天看視頻、翻雜志,自己研究,在指甲上畫畫的功夫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。“老板對我不錯,有一些美甲行業大賽、展會也會帶我們去看,我就在現場看人家做,回來自己買材料和工具,自己動手琢磨,慢慢就掌握了一些復雜的技術。”他有點小得意地告訴記者,他在動手能力上確實有天分,“小時候,我會把家里的很多家用電器一件件拆開,還能裝回去,依然能用。”

  慢慢地,他發現居然有很多其他美甲店的老板來挖他。“可能就是有人來挖我了,我才覺得自己在這么個女人扎堆的行業居然有性別優勢的。”說起這事,馬浩云坐直了身體,給記者解釋:一是男美甲師稀缺,容易顯眼,二是女性為主的顧客群體,更愿意相信男人的審美眼光。

  現在他已經是一個明星美甲師了,不過高達2萬到3萬元的月薪,并不是那么輕松賺到的。公司規定的工作時間是從早上10點到晚上9點,但是他經常早上8點鐘就要出門,晚上十一二點才能回家,一般一天服務的客人數量不超過4個。

  想做就堅持到底,總能做到行業頂尖

  他主要的服務對象都是住別墅區和高檔小區的高端客戶,因為住在城西,阿里巴巴的土豪們占了他百分之五六十的客戶來源。 “她們通常對價格不太敏感,對服務品質要求高。”

  不過,即使是最普通的一個美甲,一般要45分鐘以上,稍復雜一點的就要兩三個小時,如果是需要手繪成分比較多的,或者是做延長甲的,四五個小時也很正常。做完這個客人,到下個客人那里,路上需要一個小時是家常便飯。

  做上門美甲一年左右的時間,他遇到過不少讓他感動的客人。“有些客人因為下班晚,開始做的時候就已經九十點鐘了,做完就很遲,她們覺得不好意思,會自己開車親自送我回家。有時候因為趕時間沒有吃飯,客人還會做飯給我吃,真的挺感動的。”

  還真有男客人找他,“找我做美甲的,也有少數男客人,不過一般都是做手部護理。涂甲油的很少,也有要求涂黑色,很酷的。”

  對于未來的職業生涯,年輕的馬浩云考慮得很現實,“年紀大點,可以考慮往培訓方向走,自己開個小店。年紀大了不可能再做。一個老頭子給女孩做指甲,很多人會覺得別扭,看著也怪,除非你特別有名。”

  為什么很多行業的從業者大多數是女性,但是頂尖的卻是男性居多?

  浩大大的回答也許值得很多職業女性深思:“我覺得很多女性沒有堅持吧,她們到一定年齡,就去結婚生小孩了,做到一定水平之后還要去顧家,就放棄深造;不像男孩子,想做就可以堅持到底。”